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导演郭靖宇:不花钱买收视率,人家就不给你播

导演郭靖宇:不花钱买收视率,人家就不给你播

2018-09-17 21:12

  原标题:“不花钱买收视率,人家就不给你播”

导演郭靖宇:不花钱买收视率,人家就不给你播

 

  导演 郭靖宇

导演郭靖宇:不花钱买收视率,人家就不给你播

 

  《娘道》 剧照

  收视率造假这个电视圈内公开的秘密又火了!这次点燃“导火索”的是以喜欢各种“炮轰”著称的导演郭靖宇——在此前热播剧《娘道》的武汉宣传活动中,郭靖宇给湖北大学的学生做了演讲。主要内容就是他15日同步到微博等平台的那篇名为《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的长文。

  仅隔了一天,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就表示“已采取措施,开展调查”。与此同时,业内人士也跟记者再次聊起了收视率“既简单又很复杂”的内幕。

  导演:发文控诉被要求买收视率 

  郭靖宇这篇微博长文超过4000字。事情起因是此前他纳闷去年就已经做完后期的《娘道》为什么迟迟不播。郭靖宇找到买了片子的电视台总监,对方告知,“如果你不花钱买收视率,人家绝不会播出,而且买收视率找谁,都给你指好了路。”郭靖宇说,自己当时气得浑身直哆嗦,但仍去见了这位“(卫视购片主任)指定的能搞定收视率的大神”。

  让郭靖宇震惊的事发生了。“他给我开价90万一集,还不保(收视率)第一、二名……我一算,80集的戏,要花7200万买收视率。”郭靖宇直言,《娘道》卖给电视台才130万一集,“也就说我们花那么大力气把戏拍好,却要上交百分之七十给他们当保护费,才能播出。”

  郭靖宇说,此外自己两天前还得到一个消息,“因为收视率‘不合格’,其实很不错的《天盛长歌》被卫视剪掉了14集。他们(卖收视率作假的人)还以此吓唬制片人就范,‘《天盛长歌》发声明说不买收视率,结果被剪了,直接损失一个多亿’。”郭靖宇最后直言,如果没人抗争,整个行业就完了。

  郭靖宇的长文发表后,得到很多业内人士的声援。

  向来以敢说、敢于直面业内各种怪相的知名编剧汪海林直言,“力挺郭靖宇导演和所有不屈服于黑恶势力的人,支持初心和底线,呼吁政府正视买卖收视率的犯罪行为,拿出切实措施严厉打击!”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更以亲身经历为例,直言“2015年初,因为不愿意参与收视率造假,光线愤而退出电视节目市场,当时多档节目在央视等播出,停播所有节目之痛苦记忆犹新。”

  演员赵立新也转发了郭靖宇的微博并特别提到了自己出演的《天盛长歌》收视惨淡,“豆瓣喜提8分,收视惨淡成真;敢不俯首称臣,让你有冤难伸。”

  广电总局:已采取措施展开调查 

  昨天11点多,郭靖宇再发微博谈及此事时表示,自己已收到来自广电总局领导的支持。

  郭靖宇在微博中说,“今天一早央视有关负责人来电表示:支持清除不法行为,恢复行业良好生态,在收视率造假这个问题上,央视索福瑞也是受害者,他们被五花八门的手段干扰,深恶痛绝。”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在16日发布消息称,“针对收视率问题的舆情和反映,国家广电总局相关负责同志表示,已采取相关措施,并会同有关方面抓紧开展调查,违法违规问题一经查实,必将严肃处理。”记者将此消息反馈给郭靖宇,他只是有些无奈地回应“没法说”,对于自己的举报结果,他表示“相信总局……相信国家”。

  业内人士:唯收视率论早就被吐槽 

  在业内人士看来,收视率可以说是一个既简单又复杂的问题。“首先,它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提供给广告商,吸引他们投广告的。”收视率高,代表被调查的用户看某个台的时间就长,广告商自然喜欢,相应的投入的广告费就多。

  16日下午,这位曾供职于国内某一线卫视、现自营着一家节目制作公司的资深编导告诉记者,为了争取到更多更好的广告资源,国内的电视台就开始在收视率上造假。

  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国内几乎所有卫视频道黄金档的节目都是电视剧。“播出方便强行要求在购剧合同中,将收视率与购片价格挂钩,引导制作机构去买收视率。”

  如此一来,业内已经形成一个怪圈:广告主投放广告时要求电视台保障收视率——电视台采购电视剧时则要求制作方购买收视率——制作方因增加收视率购买成本反过来向电视台要高价——电视台则抬高广告价格。

  记者留意到,早在三年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召集央视和8家省级卫视领导召开专题会研究签署了反对唯收视率、放弃收视对赌、规范电视剧购播行为的自律公约。“里面的‘收视对赌’指的就是只有收视率达到双方约定,电视台才支付买片全款,否则就按比例扣款。”

  至于干扰、操纵收视率的办法,从记者查询到的公开资料显示,从十余年前开始就不断涌现。其中最常用的就是干扰被纳入调查范围的样本户。“比如直接给好处给样本户,指定他们收看某个频道,以提高该频道的收视率。”

  所以,真正想要解决收视率造假的问题,确实需要多方一起努力。比如评价电视剧、节目的好坏不单从收视率这种数据来“一刀切”,电视台和制作方也需要有更多勇于站出来对行业“怪相”说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