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相声小品 > 悼金庸(之四):金庸小说中的经济学思想

悼金庸(之四):金庸小说中的经济学思想

2018-11-24 08:33

  悼金庸(之一):始于《笑傲江湖》的“初恋”,初尝“失恋”滋味

  悼金庸(之二):“金学”之我见

  悼金庸(之三):为什么金庸不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悼金庸》的系列文章写到这最后一篇,终于与我的专业经济学扯上关系了。直到现在我还很喜欢金庸小说,已经不仅仅是因为其文学价值,也不仅仅是因为其渗透着中国传统文化,还因为其渗透着经济学思想。

  说起来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就在金庸去世的前一晚,我给大一学生上经济学的课,讲到“交易费用”的部分时,提及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的一段情节。我讲经济学的课程时其实很少会提及金庸小说,是少到可称为“绝无仅有”的情况。而那段情节虽然我以前也在给另外一届学生上同样的课程时讲过,但那是放在讲“科斯定理”时提到的,这次完全是一时兴起,将那部分的内容提前讲了。没想到第二天就是金庸去世的消息传来,倒像是我隐隐地预感到此事似的,所以才会提前讲到,向他“致敬”一般。很多人可能都会有这样的经历:突然一天晚上做梦见到一个远在千里之外、隔了很久没有联系的亲人或朋友,没过多久就传来那人去世的消息,就像是那人在临终之前进入你的梦境,向你道别一样。这种现象用迄今为止的科学无法解释,但确实很多人都有此经验,所以不能否定其真实性。当然我“无意”中在金庸去世之前在上课时提及他的小说,并不属于这种现象,这里只是顺带一提,作为对照。

  学过传统教科书经济学的人应该都知道,“福利经济学”用“无效率”作为决策对错的评价标准,常常指责这种行为那种决策不是最优选择,存在着“无效率”。然而在经济学的自私或理性假设的笼罩之下,“无效率”其实就意味着非理性,是违反这个基本假设的——实际上经济学里那一堆无效率、非理性、非均衡的带“否定前缀”的术语全是违反自私假设的。“福利经济学”其实是自以为是,根本不了解决策者面对的局限条件(往往就是漏看了交易费用),才会将最优选择错当成无效率之举,可谓狂妄自大、无知透顶,还自以为是,对别人指手划脚。

  在讲解这一部分的内容时,我就会提及《射雕英雄传》中有一段情节最能反映“福利经济学”的这个问题。注意:以下全是我对这段情节的记忆,我没再翻看原著,大家可以对照原著确认我的记忆是否准确,如果很准确,说明这一段情节确实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以至于我已经超过10年以上没看过此书,仍能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郭靖在桃花岛上“偷窥”洪七公与欧阳峰的比武,他身为旁观者感到非常不解,因为他觉得二人似乎都没有尽全力攻击对方,好像是手下留情似的,但这与二人是死对头的关系有明显的矛盾。好比其中一人一拳打过去,明明再往前多伸出一寸就能打到对方,却收回去了,另一人也有类似的情况。小说写到这里,身为作者的金庸跳出郭靖的视角,开启“上帝视角”进行评论,说其实问题在于郭靖,他的武学经验还是严重不足,造成判断有误。洪七公与欧阳峰二人确实已经是拼尽全力地攻击对手,绝对没有手下留情。但为什么一拳打过去差一点点也没继续往前打倒对方呢?其实那一拳打到那处,已经竭尽全力了,不可能哪怕只是再往前多递进一寸,这就是所谓的“强弩之末”。金庸如果只写到这一步,我还不会那么佩服他,他令我如此佩服的,是他更进一步地打了个比方:好比一头老鹰飞在半空,观看地上的老虎与狮子打架,于是大惑不解,想:为什么这两家伙那么蠢?不采用“飞上天再往下扑”的策略呢?要是用这策略,立即就可取胜啊。然而我们都知道蠢的不是老虎与狮子,而是那头老鹰!老虎与狮子虽是地上最强的百兽之王,却也无法做到“飞上天再往下扑”这样的事情。老鹰是以己之心(能飞)度他人之腹(不能飞),才会提出如此不切实际的战术。

  将《射雕》的那段情节引述到这里,我就话锋一转,回到“福利经济学”,说:“福利经济学家就是金庸笔下的这头老鹰,以为自己比市场里的企业家(也就是老虎与狮子)聪明百倍,却不晓得他们才是最愚不可及的蠢货,对市场里的企业家实际面对的局限条件一无所知,就在那里夸夸其谈。要是他们自己亲自下海经商,一定被市场竞争蹂躏得体无完肤,那时他们才能明白自己就只是一介纸上谈兵的赵括。”

  我再也想不出有比金庸写的这一段精彩绝伦的“夹叙夹议”的情节能更好地揭示“福利经济学”的大错特错之处的了。这雄辩地证明了,金庸在经济学方面的智商之高,甩开那一群SB福利经济学家至少有十条街之远。

  此外,我在《“信息费用”补遗(之一):信息费用第一定理》()一文中也提及金庸小说里的情节充满着经济学思想——

  ========

  为什么信息费用会随着时间的过去慢慢下降?原因之一是对信息的可靠性进行事实验证需要时间——如消费者被骗而买了名不符实的商品,买回去消费体验的过程中就会发现其名不符实,而消费体验的本质其实就是进行事实验证(以消费体验来验证商品的质量),这过程需要时间。有时候要完整地完成一场事实验证,需要的时间会相当长。金庸小说里有不少段落是充满了经济学思想的,《神雕侠侣》里就有一段正好能用于说明这个关于信息费用的要点:黄蓉想把女儿郭芙嫁给武氏兄弟中的一个,而他们是郭靖的徒弟,于是黄蓉问他觉得哪个更适合做女婿。郭靖沉吟了很久,最终也没给出明确的答案,只是说:一个人的本性是要在遇到大事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的,没有大事发生,光凭平时的日常表现是无法作出可靠的判断的,所以还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考察。中国古人也有“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的智慧之言,但我觉得郭靖这一段话才是最好的阐释——不是因为时间长了就可以看到这个人更多的表现,而是时间长了就有更高的机会出现那种能把人的本性“逼”出原形来的大事发生。

  ========

  上述引文已经说得很清楚,这里不需要再补充什么了。要说的只是:我再也想不出有比金庸写的这一段情节能更好地阐析“信息费用第一定理”(即信息费用会随着时间的过去慢慢下降)的成因的了,比“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的谚语阐析得更透彻更深刻,金庸在经济学方面的智商,再次让我不得不油然而生顶礼膜拜之情。

  在金庸去世之后的第二天,我给学生上“国际贸易”的课,讲到国际金融里充满了错误,连貌似很有道理的“利率平价说”其实也是错的,并举了银行职员“哄骗”我父亲买美元存款产品被我立即拆穿的真实故事为例。那时我就是刻意地与金庸小说联系起来讲课了,说撒谎的一大诀窍早在金庸的《鹿鼎记》里借韦小宝之口告诉大家了,那就是把少量的关键谎言混杂在大量的真实却不重要的细节之中,我将之总结为“韦小宝骗人术”。那银行职员的骗术也是如此,只讲美元存款的利率高于人民币存款(这是事实),却不提当时美元兑人民币一直处于单边贬值的下降通道之中,于是存款人在利率方面的获利会被货币汇率方面的受损抵销得干干净净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