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相声小品 > 相声是欢乐剂 不是出气筒

相声是欢乐剂 不是出气筒

2018-10-17 04:13

相声是欢乐剂 不是出气筒

相声是欢乐剂 不是出气筒

相声是欢乐剂 不是出气筒

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央视综艺频道推出的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成了欢乐之源,不仅收视成绩喜人,汇集了国内优秀曲艺人才的节目也成为热议话题。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评价道:“大赛用题材丰富、寓意深刻、耐人寻味的作品,摒弃了枯燥刻板的大道理式表演,将当下社会热门话题与极具中国特色的文化传统相互融汇,再以艺术化的形式呈现。千姿百态的人物角色、大家小事构成了鲜活的文化景观,为观众们奉献了一场国家级、高规格、精品化的喜剧盛宴。”据悉,大赛总决赛从10月2日一直持续到今日。作为中国曲协主席,姜昆在这次大赛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很多观众都很期待他的想法和点评,而对于新时代相声演员的期望和选拔,姜昆提出了“三新”和“三敬”。
演员要有“三新”和“三敬”
    记者:本次大赛从启动到如今进入决赛,您觉得哪类题材或哪类气质的演员最吸引您?
    姜昆:我认为演员首先得有“三新”。第一,气质上得新。相声产生于市民阶层,街巷市民的气息总在相声的表演当中存在。随着广大人民群众文化水准和知识层次的提高,侯宝林先生最早提出了“雅俗共赏”,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些市井气息的东西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这个时候就需要新的风气、新的精神面貌。这种新的气韵和内涵反映在一个人的外表气质上,所以我觉得气质要新。第二,语言要新。我们新时代的相声演员一定要在自己的语境上有反映新时代的表达方式。第三,表演方式上要有新东西。过去,我们表演老太太时喜欢吧唧嘴,因为嘴里的牙都没有了,但现在的老人家很注意保护牙齿,尤其是在城市里面,过去那种老态龙钟的样子已经很少见了,所以这种旧的表演程式也应该逐渐消失。所以我觉得“三新”非常重要。
    同时还要有“三敬”:对观众有敬爱之情;对舞台有敬畏之感;对艺术要有敬业之恭,别当玩儿似的。“俩人耍贫嘴,把人逗乐了就行”,这就降低了标准,相声既然是语言的艺术,那就要千锤百炼。
相声没有主流和非主流
    记者:近年来观众的笑点不断提高,您觉得这会增加喜剧演员的创作难度吗?
    姜昆:我认为观众与作品是一个水涨船高的关系,要满足日益提高的不同层次的群众文化需求,讲的就是这个道理。笑的规律,叫“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脑筋急转弯儿要是知道了答案,就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了,只有你不知道答案,结果在你的意料之外了,你才能够乐,这让人们欣赏到了技巧之美。所以说创作的难度实际上是创作质量不断提高的过程,所以我认为这是必需的。
    记者:您之前说过相声不应该分主流和非主流,那您觉得,中国相声应该肩负起怎样的时代责任?
    姜昆:实际上我从一开始,就对这个提法有异议。前些日子,师胜杰老师病重期间,我和他还交换了意见,我在他最后一次登上电视荧屏的节目当中还和他聊过这事儿。他明确表态,不同意什么主流和非主流的这种提法。大家关注相声,我不能用这种提法来降低艺术标准,艺术好坏的标准只有一个,这种标准是不能降低的,所以不能说主流的标准就高,非主流的就可以不高。不可以这样。
针砭时弊不是“出气筒”
    记者:现在的相声还能做到针砭时弊么?相声创作的难点在哪里?
    姜昆:说相声要做到针砭时弊不是一个高不可攀的事情,但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和一蹴而就就能完成的事情。我们创作中有一个误区,就是过去写的相声,那是在刚刚冲破思想束缚和禁锢的时候,大家伙儿说“你们讲了咱老百姓想讲而不敢讲的话”。可是现在,我们老百姓是畅所欲言的。所以,我们的创作不能够进入一个误区,一创作就一窝蜂地去找热点、找不足,看看老百姓对哪些东西不满意、发牢骚,我们就用相声语言来替群众出气。这样满足一时的痛快,但缺乏对生活深刻的挖掘和思考,以及引导和引领。我们不应该是情绪上的出气筒,应该是精神层面的欢乐剂。
记者 周洁